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言情小说《禁忌的爱》又名《村暖花开》完结版在线阅读!

内容简介

这天中午,楚传宗经过到李桃花窗前时,突然听到李桃花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他心中惊奇。以为是李桃花生病了。便来到窗前一看究竟。只见李桃花满头大汗地靠在床头上,用被子盖着双腿,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床边还摆放着一根断了一小截的黄瓜。正手足无措的李桃花见到一道阴影从窗户投了入来,顿时大吃一惊。抬眼望朝窗外望去。见到是楚传宗。李桃花就放心了下来。因为楚传宗是村中出了名的傻子,外号楚大傻。什么都不懂。

小说试看

第1章 嫂子有难

这天中午,楚传宗经过到李桃花窗前时,突然听到李桃花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他心中惊奇,以为是李桃花生病了,便来到窗前一看究竟。

只见李桃花满头大汗地靠在床头上,用被子盖着双腿,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床边还摆放着一根断了一小截的黄瓜。

正手足无措的李桃花见到一道阴影从窗户投了入来,顿时大吃一惊,抬眼望朝窗外望去。

见到是楚传宗,李桃花就放心了下来。因为楚传宗是村中出了名的傻子,外号楚大傻,什么都不懂。

李桃花正束手无策,这个楚大傻来得正好,正好让他帮忙,于是便说道:“楚大傻,快进来帮嫂子一个忙。”

她是这样想的,反正楚传宗是傻子,什么也不懂,让他来帮忙是最合适不过了。要是让医生来取,那得多丢人呀!要是传了出来,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

“好的。”楚传宗虽然是傻子,但是一向乐于助人,马上就走进了李桃花的家,然后推开了她的房门。

“嫂子,你要我帮你什么忙?”楚传宗来到李桃花床前,问道。

“你先去将房门关上我再告诉你。”李桃花做贼心虚,这种事本来就很见不得光,为了以防万一,觉得将房门关上比较保险一些。

楚传宗依言去将房门关上了,然后又问道:“嫂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帮你了吧?”

“很简单的,就是……”李桃花红着脸慢慢掀开了被子,并且告诉了楚传宗方法。即使是面对楚传宗这个傻子,她也是很害羞的,毕竟傻子也是男人。

直到此时,楚传宗才发现李桃花没有穿裤子……

……

十多分钟之后,楚传宗手中拿着一小截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黄瓜你还要不要?”

“不要了,快丢掉吧!”此时的李桃花已经香汗淋漓。

而楚传宗却说:“丢掉了多可惜,我吃了。”

“别吃!不能吃——”李桃花急忙出言阻止。,

可是已经迟了,楚传宗已经将手中的半截黄瓜放进了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这黄瓜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啊,不过很好吃……”

李桃花一阵无语,面红耳赤地望着津津有味地吃黄瓜的楚传宗,心想,这傻子长得这么高大强壮,而且还很一表人才,可惜是个傻子,若不是傻子多好呀!

楚传宗吃完了手上的黄瓜,又将放在床边的那半根吃了。李桃花都懒得阻止了,连从身体里拔出的都吃了,也不在乎多吃这半根了。

楚传宗吃完了之后,问道:“嫂子,你那儿怎么会藏有黄瓜啊?还有没有?我还想吃。”

李桃花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子解释,只好说道:“没有了,你快走吧。你给我记住了,刚才的事不能跟人乱说,不然我会撕烂你的嘴的。”

她实在不敢跟楚传宗在一起呆太久,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就得让楚传宗尽快离开,不然容易出事。

“哦,嫂子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下次再有黄瓜,记得找我来帮忙哦。”楚传宗说完,就转身走出房间。

而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李桃花顿时一惊。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是自己的丈夫的吴财运回来了!

“快回来!别出去!”李桃花急忙对已经走到了房门后的楚传宗说道。

楚传宗又走了回来,问道:“嫂子,还有什么事么?”

李桃花此刻已经心乱如麻,怎么办啊?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跟一个傻子呆在房间里做这种事,岂不是要被他打死?

来不及让李桃花多思考,房间外就响了敲门声,并且传来了吴财运的叫喊声:“桃花,开一下门。”

李桃花的心跳加速,慌乱之中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应对之策,而楚传宗却说道:“嫂子你不方便去开门,我帮你去给财运哥开门吧。”

“别……别去……”李桃花紧张地说道。

“为什么不去?”楚传宗不解地问道。

“要是让你财运哥看到你在我房间里,他会打死你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死,就赶紧到床上来趴好别动,我用被子盖着你。你要跟你财运哥玩捉迷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出声,知道没?”李桃花一时之间想不到应对之策,只能出此下策了。

“哦,知道了,我最喜欢玩捉迷藏了。”楚传宗也怕被打,就马上就趴在床上,,两脚伸直,一动不动。

李桃花连裤子也来不及穿了,急忙扯过被子,将楚传宗和自己一起盖好。但是被子盖着一个大活人,肯定会高高地隆起,一眼就能看穿被子下有人了。李桃花只好坐在楚传宗的头顶前面,双腿弯起,将被子撑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更好地掩饰。

吴财运喊了几下,没听到李桃花的回答,以为她不在家,就自己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李桃花一脸慌张地靠在床头上坐着,便问道:“桃花,你怎么了?我刚才叫你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不应?”

“我……我刚刚睡醒,正准备起床去给你开门呢,你就进来了。”李桃花的反应也是够快的。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吴财运见到李桃花满脸红润,便又问道。

“刚睡醒就是这样的啦!”李桃花说完,就转守为攻了:“你回来干嘛?不继续打你的麻将了?”

吴财运垂头丧气地说道:“没钱打了,回来拿点钱。你还有没有私房钱,再给我一点,我一定能赢回来。”

吴财运就是因为刚才打麻将输光了钱,所以回家拿钱的。

“财运,你别再赌了好不好?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我哪里还有什么私房钱啊?”李桃花说道。

吴财运不相信,开始翻箱倒柜。

李桃花也随他翻了,反正怎么翻也找不出钱来了,因为她根本就没钱可藏了,她只希望吴财运翻完之后能尽快离开。

这时一直趴在床上的楚传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就抬起头来想喘一下气,李桃花一惊,急忙用双腿紧紧地夹住楚传宗的头,不让他乱动。

楚传宗本来就喘不过气来,此刻又被李桃花的双腿夹着脑袋,他就更加喘不过气,难受得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连舌头都吐了出来了……

“嗯……”李桃花的浑身一颤,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全身都酥麻了。

吴财运将所有能藏钱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一分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李桃花那一声魅力无穷的的轻哼。

这异常的情况,终于引起吴财运的注意,快步来到床前问道:“桃花,你怎么了?”

楚传宗还在不停地乱动,李桃花咬着牙,吞吞吐吐地撒谎道:“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第2章 迷魂坑下的神秘女子

但是,吴财运已经发现了被子下的异常,猛地一把掀开了被子!
见到被子下的情形,吴财运顿时气炸了——被子下李桃花连裤子也没穿,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条腿中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李桃花吓得花容失色,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楚传宗却傻乎乎地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道:“财运哥捉迷藏好厉害啊,我躲在嫂子这里,你都能找得到。”

吴财运已经感到自己的头顶绿油油地发光,见到自己的媳妇竟然跟这个傻子有一腿,他顿时火冒三丈:“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背着我做这种事,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完,吴财运就挥拳一拳朝楚传宗的脑袋打去。

楚传宗是傻子,反应本来就迟钝,被吴财运一拳击中脑袋,顿时一头栽倒回原地。

此时的李桃花早已经吓坏了,整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吴财运解释。虽然刚才自己只是让楚传宗帮忙将黄瓜取出来,但是这能解释得清楚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自己连裤子也没穿,还将楚传宗藏在被窝里,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要怪也要怪自己的这个烂赌鬼老公,一天到晚没日没夜的赌,回来就倒头大睡,已经有近半年没碰过自己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要用黄瓜这种地步!结果,由于没经验,第一次使用这种方式就发生了这种丑事,真是糗大了!

吴财运一拳将楚传宗击倒之后,就摁住楚传宗一阵猛凑。

楚传宗一边痛叫,一边说:“财运哥,你怎么打我啊,我是在帮嫂子,嫂子快救我啊……”

楚传宗不说还好,一说更加让吴财运怒火中烧:“你这个死傻子,竟然也懂得干这种事,以前真是小看你了,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吴财运又抡起拳头对楚传宗一阵猛打。

“别打了!我跟这个傻子什么也没有做!”李桃花担心会搞出人命,不得不出言相劝。

“啪!”正在气头上的吴财运一掌甩在了李桃花的脸上,“贱人!你特么的连裤子都脱了,还跟我说什么也没有做?”

李桃花捂着脸,委屈极了,泪水止不住下流。

吴财运扇了一掌李桃花之后,又按住楚传宗的头部,朝他的后脑一阵猛揍。楚传宗痛在得李桃花的腿间嗷嗷大叫,他也是觉得很委屈,自己好心帮了他老婆的忙,做了好事竟然还要被打。怎么会这样啊?

吴财运的拳头不停地击在楚传宗的后脑上,楚传宗脑袋中的某些神经线渐渐被接通……

然后,楚传宗脑子逐渐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嘴正对着一片柔软……靠,这是神马东西啊?特么的谁在按住老子的头往这里蹭?

“砰!”这时楚传宗的后脑又被击了一拳。

楚传宗火了,傻子也是人,也会有逆磷,被打痛了,就奋起反击。他转身来,怒吼一声,一拳击向了吴财运。

他虽是傻子,但是力气却是大得惊人,身材单薄的吴财运猝不及防,被楚传宗的拳头击了一个仰面朝天。

楚传宗将吴财运一拳击倒之后,马上就夺门而逃。

吴财运被一个傻子戴了绿帽,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他马上爬起来,从墙上抄下一把镰刀,追了出去。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手持镰刀追了出来,吓得撒腿就跑。

由于慌不择路,楚传宗是朝着后山方向跑的。

此时正是炎热的中午,村民都在家里休息,因此吴财运追打楚传宗的情形,没有人看到。

楚传宗由于害怕,跑得特别快,而吴财运长期沉溺于赌博导致体力不支,追了一段路之后,就上气不接下气了。眼看楚传宗越跑越远了,他就放弃了追赶,打算等他回来再找他算账!

于是,吴财运马上又跑回去,先找自己的老婆算账!

而楚传宗不知道吴财运已经不追不了,他听到耳边风声响,他以为是吴财运仍然在追赶自己,依然在没命地狂奔而逃。

又跑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楚传宗也累了,便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吴财运早已没了踪影,正当他想喘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急剧下坠!

“呀——”楚传宗一边往下掉,一边发出无比恐惧的尖叫。

看到下面是烟雾弥漫的无尽深渊,楚传宗知道自己掉进那个村中无人敢靠近的天坑了。

这个天坑自古以来就出现了,位于杏花村西北方向,名叫迷魂坑,传说下面有妖精,从来没有人敢靠近这里。而楚传宗刚才因为惊吓过度导致慌不择路,竟然朝迷魂坑方向逃跑,跑到迷魂坑附近时又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因此就一不小心掉了下去。

楚传宗越坠越快,凄厉的风声从耳边掠过,死到临头,他想到了家里对自己最好的姐姐,本能地大喊道:“姐姐,快来救我啊!”

楚传宗是头朝下往下坠的,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他感觉自己掉进了冰凉的潭水中。

掉进水潭之后,楚传宗仍然继续下沉,过了一会,感觉到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潭底下一块石头,顿时头痛欲裂,血很快就从头部的伤口中流了出来,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在失去知觉前的一刹那,楚传宗感觉到了一道诡异的白光从潭底的一个洞口飞快地闪来,钻进了自己头部的伤口中……

不知过了多久,楚传宗感觉到自己躺在了潭边的花草间,一个身披白色轻纱的美丽女子幽幽地望着他叹息道:“想不到本宫主在这里苦守三十年,等来的竟是杏花村中的一个傻子,难道这就是天意?罢了,既然你获得了藏龙潭中的灵气,那本宫主也只好遵从天意,将雪月宫的绝学传授给你了。”

然后,楚传宗感觉到那白纱女子轻轻地伏在自己身上,纤纤玉掌握住了自己的双掌,然后以口相接……

一阵吐气如兰的芬芳沁入了心脾,楚传宗如沐春风一般心旷神怡。渐渐地,那些芬芳的气息在他体内扩散开来,分成无数的细小暖流,开始在周身的经脉中蔓延开来。

然后,各种武功招式如电影快进镜头一般不断在楚传宗的脑海中闪现,还有《降龙奴凤诀》口诀和各种天文地理,易容术,房中术,医术,厨艺等等乱七八糟的知识不断地涌进来脑海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白衣女子有些虚弱地爬了起来,然后说道:“混蛋,你给我记住了,姐姐是雪月宫宫主,你已经深得本宫的真传,拥有了我的三成功力,以后可以通过修炼我们雪月宫的独门秘诀降龙奴凤诀来提升功力。我们雪月宫能否发扬光大,就看你了。如果有缘,咱们日后还会相见的,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楚传宗睁开眼睛,刚想开口说话,就看到那白衣女子一拂衣袖,瞬间了无踪影了。

楚传宗以为自己刚才做梦了,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己处身于花草丛中,旁边有一个烟雾弥漫的大水潭,这样的环境和刚才的梦境的情形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楚传宗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现在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头部的伤口也愈合了,而且头脑似乎还特别的灵活清醒。

楚传宗又惊又喜,他记得自己以前都是浑浑噩噩,说句话都是结结巴巴不流畅的,在杏花村中是人见人欺的傻子,而现在这一切恍如隔世一般。

“老子现在终于可以重新做人了!”楚传宗兴奋地振臂高呼。

他环视四周,见到到处都是各种从没见过的奇花异草,其中还有一些罕见的人参,何首乌之类珍贵植物。

“这些人参,何首乌要是拿去卖,肯定能卖很多钱,以后可以让姐姐过上好生活了!”楚传宗开心地想道。

当楚传宗正想去拔一些人参和何首乌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空,飘到云端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这么高,怎么上得去?”

楚传宗绝望极了,这个迷魂坑是一个呈圆形的天坑,四面是陡峭绝壁,越往上,出口越小,纵使有天大的本领,也上不去啊!

楚传宗现在身陷绝境,已经没有了拔人参和何首乌的心思了,人都上不去,还要这些东西有何用?

楚传宗颓废地坐了下来,冷静了一下之后,他想起之前那白衣女子说自己已经深得她的真传了之类的话,心想,要是自己连这里都出不去,如何将雪月宫发扬光大?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爬一下试试,如果真能爬上去,那就证明刚才的梦境是真的了。

于是,楚传宗便开始试着去攀爬峭壁,他用手抓住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然后一用力,发现自己的手臂似乎力大无穷,竟然轻易的就上了一级。

楚传宗大喜过望,又继续攀爬,然后发现自己除了手臂有力之外,双脚也很灵活,整个人身轻如燕一般,一级一级地上去了。

“原来刚才的梦境是真的!”楚传宗狂喜不已,“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这句话看来一点也不假,这么陡峻的天坑都被老子爬上去了!”

这时候楚传宗都有些后悔没刨一些人参和何首乌带上来了。不过,已经爬到了半空,他可不想前功尽弃退回去,等以后有时间再下去挖也不迟,反正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敢到下去面去。

当楚传宗爬出天坑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他站在天坑之上远眺黄昏下的美丽村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欺负过我的人,从此以后有你们好看了!

楚传宗兴高采烈地走回去。全村最破旧的家,就是楚传宗的家了,村中几乎每家每户都已经住进了小洋房了,而他的家还是那种用泥砖砌成的,用瓦盖的古老房子。

当楚传宗回到家门口时,突然听到屋里传出了姐姐楚梦韵惊慌的怒喝声:“混蛋,快放开我!”

然后是衣服被撕开的声音,紧接着又传宗了姐姐的哭叫声:“啊……畜生!快住手……不要啊……啪啪啪……”

第3章 救姐姐

这时一个男人恼怒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竟敢打我?反正我们都快要结婚了,你迟早都是我的人,为什么还不肯给我?”

楚传宗听出来了,这是村长的儿子陈品文的声音,也是姐姐即将要嫁的人,刚才那啪啪啪的声音,是扇耳光的声音。如果到时候姐姐真的嫁给了陈品文,那么这个陈品文也就是楚传宗的姐夫了。

“不到真正结婚的那一天,我是不会给你的!”楚梦韵说道。

陈品文刚才被楚梦韵一连扇了几个耳光,现在又听到她这样说,顿时火了:“还差一周星期,就到三年期限了,老子已经等了你将近三年了,从你二十一岁等到你二十四岁,老子早就等不及了,今晚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你别乱来!说不定我在七天之内能将钱还给你呢?”楚梦韵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三年来你一分钱都没能还上,你还妄想七天之内将十万块还上?你别做梦了!只要你从了我,我保证让你以后过上好生活!”陈品文说道。

楚传宗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也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三年前,楚梦韵的母亲,也就是楚传宗的养母唐慧得了重病,无钱医治,楚梦韵身为长女,四处借钱无果,最后不得不向村长陈尚元借钱。

陈尚元本来是不想借的,但是他的儿子陈品文看中了楚梦韵的美色,想娶她为妻,便让父亲借了十万块给楚梦韵。前提是三年之内必须还清,如果三年之内没能还清,楚梦韵就要嫁给陈品文做老婆,那十万块就当做彩礼,不用还了。

陈尚文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学无术且长得尖嘴猴腮,奇丑无比,估计很难娶到老婆,就借了钱给楚梦韵,并且要她签下合约,三年之内不许跟别人相亲,不许跟别人谈恋爱,三年期限一到,如不还清十万块,就要嫁给陈品文。

这合约非常霸道,相当于要以身做抵押,楚梦韵当时救母心切,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跟陈家父子签下了合约。可惜的是,那十万块最终还是没能治好母亲的病。母亲撒手人寰,楚梦韵却背上了十万巨债。

十万块对于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楚梦韵不但要照顾两个妹妹,还要照顾楚传宗这个只会吃饭不会干活的傻子弟弟。这三年来,她不管怎样辛勤劳作,都没有多余的钱还债。

想起这些往事,楚传宗不禁一阵心酸,楚家养了自己这么多年,姐姐付出了这么多,而自己竟然不但没能做出一些贡献,还成了姐姐的负担。

这时,屋里传出来了激烈的扭打声,伴随着姐姐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快放开我!救命啊……”

“你喊吧,尽管喊!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来多管闲事的!我是在跟我媳妇行夫妻之事,谁敢来多管闲事?在杏花村,敢惹我陈品文的人还没出生!”陈品文狂妄地说道。

听到这里,楚传宗顿时怒不可遏。从小到大,姐姐一直都对他爱护有加,从不嫌弃,他现在不但恢复了正常,而且身怀绝技,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的姐姐了,不管是谁,哪怕是真正的姐夫也不行,更何况现在陈品文还不是。

楚传宗怒气冲冲地冲了进去,见到陈品文已经将姐姐推倒在床上,正在疯狂地撕扯她的衣服。而姐姐一边哭叫着,一边不停地反抗。

“放开我姐姐!”楚传宗怒吼一声,上前一把提起陈品文,将他狠狠地摔到了一边。

楚传宗的速度之快,让陈品文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这个死傻子,你敢破坏我跟你姐的好事?我是你姐夫,你懂不懂?”陈品文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是傻子我懂个屁,敢欺负我姐姐,哪怕你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楚传宗说完,一掌扇在了陈品文的左脸上。

陈品文被打得都有些懵逼了,那张尖嘴猴腮的脸颊顿时肿了起来。

“你这个死傻子突然发什么疯?你竟敢打你姐夫?”陈品文气炸了,以往只要自己给这个傻子一颗糖,他都会姐夫姐夫的叫得非常甜,今天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没带糖来给他吃?

“草!就凭你这个鸟样,也想做我姐夫?”楚传宗说完,反手又一掌打在陈品文的右脸上。如此一来,陈品文的两边脸都肿了起来,左右对称了。

楚传宗打完之后,又说道:“我姐姐是杏花村第一美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有哪一点配得上我姐姐?”

正伤心欲绝的楚梦韵听了传宗的话,有些愕然,自己的这个傻子弟弟怎么突然间变这么能打,而且说话也这么流畅,这么有水平了?

“反了反了!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你这个死傻子,我就不姓陈!”陈品文被打得火冒三丈,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朝楚传宗冲过来。

楚传宗刚刚得到神秘女子的传承,并不想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只是很随意地抬起脚,一脚踹在陈品文的心口上。

但就是这随意的一脚,却已经让陈品文蹬蹬蹬地连连后退,直撞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

楚传宗本来不想再理会陈品文的了,可是当他转身看到到姐姐被欺负得泪流满面,衬衫的衣扣都被扒开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又上前揪住陈品文又是一顿暴揍。

“敢欺负我姐姐,我打死你!打死你……”楚传宗一边喊一边打。对付陈品文这种长期沉溺于酒色的人,他根本就无需要使出什么绝招,就是像傻子打架一样,只管猛揍就行了。

陈品文被自己未来的小舅子揍得鬼哭狼嚎,狠狠地说道:“楚梦韵,你这个傻子弟弟打你未婚夫,难道你就不管吗?如果你不管,我就叫人来收了他!”

第4章 姐弟情深

楚梦韵回过神来,知道这个陈品文惹不得,急忙上前拉住楚传宗,说:“传宗,别打了,别打了。”

楚梦韵本来还打算自己如果真的嫁到了陈家,那就将楚传宗一起带过去照顾,可是现在楚传宗将陈品文打得这么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楚传宗也不想闹出人命,便对陈品文喝道:“快滚!下次再敢欺负我姐姐,我绝不轻易放过你!”

陈品文那张尖嘴猴腮的脸被揍成了猪头饼,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楚梦韵,你今天不给我,我就等到洞房花烛夜那一晚再狠狠的收拾你!如果七天之后,你不跟我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你这个傻子弟弟怎么死你都不知道!”

抛下了狠话,陈品文便气呼呼地走了。

楚传宗听了陈品文的话,已经暗下决心,如果七天之内赚不到十万块给姐姐赎身,那就想办法废了陈品文,让他做不成男人,绝不能让他欺负姐姐!

陈品文一走,楚梦韵想起期限将至,又忍不住潸然泪下了。这个陈品文她是一点也不喜欢的,不但长得奇丑无比,而且人品也不行,嫖赌饮炊样样精通。关于他的劣行,楚梦韵也有有所耳闻的,自己要是真的嫁给了这样的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姐,你别哭了,我会想办法赚够十万块还给他们的,我绝不会让你嫁给陈品文的。”楚传宗说完,就用手给楚梦韵抹了一把眼泪。姐姐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他觉得自己身为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现在应该轮到自己为姐姐撑起一片天地了。

楚梦韵又是一阵愕然:“传递,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话越来越不像你啊,太不正常了!”

楚传宗一本正经地说:“姐,如果我说我已经恢复正常了,不再是傻子了,你信不信?”

“我信你——才怪!从小到在不知给你看了多少医生,他们都说你的病治不好了。要是你能恢复正常,连母猪都会上树了。别逗我玩了,姐正在伤心。”楚梦韵绝不相信自己这个痴呆多年的傻子弟弟会无缘无故的恢复了正常。

楚传宗大汗,他也知道姐姐一时之间肯定不能接受自己恢复正常了的事实,既然这样,那自己就继续装傻吧。装傻有诸多好处,比如可以蛮不讲理,无理取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姐姐真的被迫要嫁给陈品文,那时候自己就以傻子的身份胡闹,阻止陈品文和姐姐成亲。

恢复了正常之后,楚传宗已经能想起很多往事了,知道家中除了姐姐楚梦韵之外,还有一个二姐和一个三姐。

二姐叫楚梦晴,二十二岁,比楚传宗大一岁,长得也很漂亮,不过性格很彪悍,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二姐在家的时候一直都很护着楚传宗,可惜半年前她因为得罪了一些厉害的人物,被迫外出打工躲避了。她没去打工之前,村中是没什么人敢欺负楚传宗和姐姐的。

三姐名叫楚梦雨,才十七岁,正在县城读高三,也不在家。其实楚传宗的年纪明显比梦梦雨大,但是楚梦雨欺负楚传宗是傻子,从小就逼着楚传宗叫她三姐,叫着叫着就习惯了。楚传宗被楚家收养的那一年,楚梦雨才三岁,他已经七岁了。

楚家三姐妹都长得非常漂亮,尤其是姐姐楚梦韵,身材高挑,前凸后翘,完美到极致,笑的时候脸上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被公认为杏花村第一村花。可是村中的人都知道了楚梦韵与陈家签下了合约,已经名花有主,都不敢打她的主意,那些媒婆也不敢给她找对象相亲,因此,楚梦韵已经二十四岁了,还没有出嫁。

三姐妹虽然都长得很漂亮,但性格各不相同,大姐楚梦韵温柔善良,人见人爱,二姐楚梦晴性格彪悍,人见人怕,三姐楚梦雨刁蛮任性,人人都让着她。

而传传宗是被楚家收养的养子。当年楚梦韵的父母因为接连生了三个女娃,都生不出一个男娃,那时计生抓得严,不敢再生了。某天一个全身脏兮兮地流浪儿流浪到了村口,这个流浪儿似乎失忆了,问他家在哪里他都说不出来来,两口子经过商量,就决定收养这个失忆了的流浪儿,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传宗,指望他能给楚家传宗接代。收养回来之后才发现,他不但失忆,还很弱智,完全就是一个傻子!

但是既然收养了,又不忍心将他赶走,这一养就是十多年。

可惜楚传宗的养父养母没等到他给楚家传宗接代的那一天,就相继离开人世人了。养父楚散叶七年前因为在青龙山割松脂,不慎跌落悬崖,连尸体都找不到。养母唐慧三年前因得了怪病不治身亡。生活的重担,自此就落在了姐姐楚梦韵身上。

楚传宗现在虽然能想起了以前的很多往事,但就是没能想自己流浪到杏花村之前的事。自己是怎么失忆变傻的,亲生父母是谁,他还是想不起来。

这时,楚传宗看到楚梦韵的衬衫衣扣被解开了两颗,里面那两座雪白呼之欲出,急忙说道:“姐,你的衣扣松开了,我帮你扣上吧。”

说完,楚传宗便上前给姐姐扣衣扣。姐姐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非礼勿视,他绝不敢有半点亵渎之心。

可是,不知是因为楚梦韵那里太过鼓胀,还是因为楚传宗太紧张,他的手双拉着她的衬衫,怎么扣也扣不上,手掌还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楚梦韵的鼓胀中……

第5章 姐姐的秘密

楚梦韵的脸微红,打开了楚传宗的手,嗔怪道:“笨手笨脚的,我自己来。”

然后,楚梦韵就自己将衣扣扣上了。

楚传宗暗暗回味刚才那轻轻碰触的感觉,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法言喻的感觉。

此时的楚梦韵脸色微红,哭过后的她更有一种楚楚动人的风情,让楚传宗一瞬间都有些神魂颠倒了。以前是傻子的时候,他不懂欣赏姐姐的美,现在恢复正常了,才发现姐姐美得简直是祸国殃民啊!

浅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将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裹得紧紧的,挺翘的臀部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一道优美的弧度。虽然有些营养不良,但是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也绝不含糊。

白里透红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挂着泪珠的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扑闪着,还有一对迷人的小酒窝,标准的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谁要是娶了这么漂亮的姐姐,估计天天都不愿下床!

楚传宗有些想不明白,姐姐经常吃不饱,为什么还能发肓得这么好?而且经常在地里劳作,饱受风吹日晒,肌肤为什么还能这么嫩白?

这或许只能用天生丽质来解释了。有些天生丽质的女孩子,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都是一样的娇艳动人。

整理好衣衫后,楚梦韵便问楚传宗:“你这一天跑哪去了,急死姐姐了,你知道不?”

“我……我也不记得去哪里了。”楚传宗暂时不想将自己掉下天坑获得神秘女子传承的事说出来,因为太玄乎了,说出来姐姐也不会相信。

楚梦韵知道楚传宗是傻子,问了也是白问,就懒得问了。见到他全身脏兮兮的,就说道:“你身上这么脏,姐先给你洗个澡,然后就做饭。”

“好的。”楚传宗也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了,便听话地先去洗澡。

楚梦韵将楚传宗带到了洗澡房,然后就给楚传宗脱衣服。

楚传宗的脸红了,说:“姐姐,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哟,你还懂得脸红了啊,从小到大,那一次不是姐姐给你洗澡的?别害羞,让姐姐帮你洗吧,你自己不会洗,洗不干净会得皮肤病的。”楚梦韵一边说,一边将楚传宗的衣服除了下来。

楚传宗这时才想起自己一直以来连洗澡都不会,都是姐姐帮洗的。为了继续充当傻子,他现在也只好一如既往地让姐姐帮洗了。

楚梦韵很认真的给楚传宗擦洗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当擦到那个部位时,楚传宗竟然无法自控地起了反应!

姐姐对他是那么好,楚传宗对姐姐从来没有半点非分之想上,可是此刻面对如此楚楚动人的姐姐,他的思想控制不住身体啊!

楚梦韵见到楚传宗起了反应,她顿时心如鹿撞,即惊喜又害羞。她给楚传宗洗澡这么多年,今晚是第一次见到他有反应。

见此情形,楚梦韵不禁又想起了母亲的遗愿。

三年前唐慧弥留之际将长女楚梦韵单独叫到床边,跟她说:“你的爸爸的封建思想非常严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生前最大愿望就是能延续楚家的香火,传宗接代。而我一直没能给他生下一个儿子,这是我毕生最大的遗憾,我愧对了你爸爸。现在唯有指望养子楚传宗来给楚家传宗接代了。我死之后,你要尽最大能力替传宗找一个老婆。”

楚梦韵流着泪,信誓旦旦地说:“妈,我一定会替传宗找到一个老婆的!”

唐慧又说道:“如果实在找不到,就让传宗入赘为婿,你跟他结婚生子吧,反正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二妹像个男孩似的整天跟人打打杀杀,你三妹年纪还小,不能指望她们,你是长女,给楚家传递香火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本是楚家的人,生下的孩子也是楚家的人了。”

楚梦韵当场就懵圈了,她做梦都想不到母亲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唐慧看出了楚梦韵的难处,唉了一口气说:“传宗这孩子太傻了,什么都不懂,让你跟他结婚生子太为难你了。妈知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妈也不想勉强你,这只是妈的一个建议,你可以不答应。妈不能毁了你的幸福,遇到好人家就嫁了吧。”

当时唐慧并不知道楚梦韵跟陈家借钱时已经签了合约,以为是村长好心借钱给她冶病的,所以才会提楚梦韵提出这样的建议。

但是楚梦韵不想母亲含恨离开人世,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妈,我答应你,如果没人肯嫁给传宗,我就让传宗做上门女婿,我跟他结婚生子,我们会生一大堆娃,给楚家传宗接代的。”

唐慧听了楚梦韵的话,便含笑离开了人世。

母亲的这个遗愿只有楚梦韵一个人知道,从此成了她心中难以启齿的秘密。楚传宗,楚梦晴和楚梦雨当时不在场,是完全是不知情的。

母亲去世之后,楚梦韵不惜血本让媒婆介绍一些有残疾的女人来跟楚传宗相亲,可是对方都嫌楚传宗太傻,全都告吹了。后来,楚梦韵也动过心思要跟楚传宗生一个孩子,可是,楚传宗这个傻子一直都是没有任何反应,她想生也生不成呀!

现在,在楚梦韵即将要嫁给陈品文的关键时刻,楚传宗突然有了反应,让楚梦韵的芳心怀怀直跳,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在自己出嫁之前,怀上了传宗的孩子,就算嫁到陈家,那这个孩子也是楚家的骨肉了,等以后再找机会跟陈品文离婚,让孩子认祖归宗。如此一来,即不失信于陈家,又能完成母亲的遗愿。反正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又没有特别说明要自己以完璧之身嫁给陈品文的!

……

更多精彩后续章节 尽在微信公众号:漫画部落联盟

公众号输入框输入“极品大傻”即可阅读全集哟!

PS:因为公众号文章标题与推文标题不一样,建议大家用公众号标题搜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杰西博客 » 言情小说《禁忌的爱》又名《村暖花开》完结版在线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杰西吧漫画分享 更专业 更方便

漫画推荐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